Somehow Gaddicted

没有大纲的贺红文比较后的片段

19天/贺红/贺顶红/天山 whatever  一_一|

文:Sir. Altoria


女人没想到自己被贺天带到了花园里。

花园里只剩下光秃秃的泥土,一个红头发的男人背对着他们清理被拔下来的花,然后从脚边的一堆工具里翻出一把小铲子。

贺天把手中的毛巾扔过去,准确砸中红发男人的后颈。莫关山抖了一下就弹起来,表情凶恶地转身,见到有陌生的女人,改瞪贺天。贺天毫不在意:“把汗擦擦去喝水。”

莫关山草草擦了擦,对一直盯着他的女人道:“早上好。”女人也道:“你好。”

莫关山想了想,在手腕处缠好毛巾,把地上的花抓成一捆递给女人:“这是刚剪下来的花,很新鲜的,送你。”“谢谢,不用了,你留着吧。”“我不喜欢花,留着也是浪费。”“好吧,谢谢。”女人接过了花。

贺天看着女人手里的花,越发不满:“那我呢?”

“你会养花吗?还有我警告你别再碰我那盆薄荷。”莫关山说完,走回土地里用小铲子挖土。

女人捧着花,看了眼贺天。他的眉毛沉了下来,嘴唇微抿。女人暗自称奇,贺天居然也有忍气吞声的时候,真开眼界。贺天的注意力一直在那个红发男人身上,丝毫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,但她可不想继续傻站着。她问道:“贺天,你带我这里来这里是什么意思?让你的园丁给我送花?”

贺天看了她一眼,道:“给你介绍一下,那个红头发的是我爱人,专职给我种花。”

女人太惊讶,没注意到贺天炫耀的语气。她刚瞪大眼睛,红发男人就跳起来大叫:“扯淡!胡说八道!我明明……”

莫关山没敢往下说,因为他看到贺天表情凶狠地做着口型:“再说做掉你。”

他在心里暗骂一通,忍不住对贺天比了个中指。

“你、你们……”女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莫关山把小铲子用力插进土里,不情愿地补完刚刚的话:“我明明是种菜的。”

“哼,”女人把手中的花砸到地上,“别以为你耍这些小手段就有用,告辞。”

“你大可以告诉他们我的意思,慢走不送。”

贺天看着女人的高跟鞋在土里一戳一个洞,心想他得给莫关山买双高跟鞋,在土里踩上几个来回就不用松土了。配什么裙子好呢?

感受到危险的目光,莫关山转过身道:“刚刚那女的谁啊?难道是她种的花?靠,这些花怎么办?”

贺天一把抓过他刚收拾好的花,顺便把人拽过来:“不用管她。我允许你给别人送花了吗?嗯?”

“反正留着也没用……”莫关山赶紧推开贺天,“干嘛啊!”贺天亲了他颈侧一口,才松开他。

“去做饭。”莫关山被拍了下屁股。

“够了啊!”

贺天看着莫关山远去的背影,突然知道怎么处理手中的花了。

贺天从那个女人出现之后就没正常过,莫关山想。

在贺天的要求下,他们7点之前就吃完了晚饭。饭后姓贺的又主动帮忙洗碗,还催他去洗澡。

事出反常必有妖。

莫关山洗澡出来后屋里一片漆黑,卧室门紧闭。他推开门,果然。

贺天穿着黑色睡衣,侧卧在床,周围全是各种颜色的花瓣。昏暗的灯光中,贺天的表情朦朦胧胧的。

作为一个厨师,莫关山控制不住自己的笑意:“你真当自己是黑毛土猪啊,还自己给自己摆盘哈哈哈哈……”

贺猪妖对他招招手:“过来。”

“这我的床!噗哈哈……”

贺天一动不动,连表情都没变过。他知道贺天不高兴了,赶紧憋笑,转身就走:“那我去你房间睡。”

贺天“啧”了一声,很快就走到莫关山身后抱住他,“你听我的话就这么难吗?”

“那你有听过我的话吗?”莫关山浑身一抖,“啊!”

死贺天在舔他的脖子!

他在贺天的怀抱里转过来,用力推贺天:“我说放开你听不听?”

“不听。”嘴唇贴着嘴唇,模糊了发音。

莫关山连白眼都翻不成,很快就难受起来。

贺天的手贪婪地享受肌肤的触感,反馈到大脑中形成了更深沉的欲望。

【拉灯】

TBC

大白天写这个好刺激好有feel啊,两个舍友一左一右,觉得自己好虚x _ x

评论 ( 18 )
热度 ( 41 )

© 丘比特能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