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动词短语

写了一半大纲的贺红文中间的片段

19天/贺红/贺顶红/天山  whatever

文:Sir. Altoria

莫关山用了比平常大的力气擦干净碟子边缘。他很紧张,但脑子里依旧想的是如何做好这一餐。

就在不久前,经理慌慌张张地跑过来说19号桌子坐着米其林的人,连带着整个厨房都进入一种紧绷的状态。

“他们点了半瓶红酒,两瓶水,地上还有一把叉子,一个点了套餐……”

这是酒店的第一次米其林评级。莫关山的第一次米其林评级。

上菜后他松了口气,但心还吊在嗓子眼里。他还得走出厨房巡视一番。

经理在他身后跟了一段路就停下了,剩下莫关山只身前往战场。

一身黑的贺天坐在19号桌上格外醒目。

莫关山觉得自己仿佛吃了口屎:“是你?!怎么就你一个人?”

贺天松松领结:“来得刚好。我还想叫你出来陪我吃,没想到你就出来了。坐吧。”

“跟我说实话,你真是来吃饭的吗?”

贺天摇头。

莫关山的脸色一下子变了。

贺天看他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,觉得很有趣。他笑眯眯地喝了口红酒,道:“来泡你。”

莫关山怕自己下一秒就把桌子跟贺天一起掀翻。他站在原地平复了一下呼吸,然后转身就走。

“别走啊!帮我叫住他!”贺天急忙指挥不远处的经理。

没等经理走到厨房,莫关山又大步流星地来到贺天桌前。他手里握着一把银色小刀,经理小跑着也没赶上他的脚步。大厅里一阵骚乱。

他身上混杂的味道,扑了贺天一脸。贺天还没分辨出一二,一道银光就在他面前闪过,带起一阵风。贺天向后靠了靠,杯里的红酒纹丝不动。

前面的餐桌上,银色的刀刃没入了将近一半。

莫关山恶狠狠道:“什么刀我都不要了,别再来烦我。”

贺天也不是吃素的。

他仰头把红酒一饮而尽,拦住要上前的经理。贺天单手拔出小刀,对上莫关山的眼神。

极致的愤怒,炽热的恨意。绝对纯粹的感情。

他贺天要品尝的,从来不只是莫关山的菜肴。

莫关山没有忘记他的身份,所以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拳头被贺天一根根手指掰开,再被塞入那把刀。刀柄上的体温传入手掌,在心里烙出个印子。

然后手掌内外被两个温差包围,引着抵在贺天的颈侧。刀刃可以轻易割开皮肤。

莫关山想挣开,无奈贺天力气太大。

“无论如何,你不敢。因为我,对吗。”

贺天的吐息间萦绕着红酒的醇香。他的眼神太过可怕,就像危险的毒蛇,紧紧缠住莫关山。莫关山觉得自己快要被勒死了,不由得移开目光。贺天背后的经理正在指手画脚,样子十分滑稽。

可是莫关山笑不出来。

“记住我的话,我不想说第二次。”贺天说完,飞快地亲了一下莫关山的脸颊才松开他。

莫关山觉得自己脸上的表情肯定跟经理一样。他手一滑,贺天的颈侧多了一条血线。

贺天好像没注意到一样,转身对目瞪口呆的经理道:“今晚的菜我很满意。这张桌子给我留着,”又指了下莫关山,“还有他。”

经理很快便反应过来,对贺天一番点头哈腰。

莫关山呆呆地看着经理送走贺天。贺天没有回头。

进了厨房,立刻被一帮人围着问长问短。莫关山想扶一下额头,发现手里还握着刀。他把刀刃折回去后随手砸在不锈钢桌上,弄出“咣”的一声,众人立刻噤声。

莫关山想了想,又愤愤地把刀塞回裤袋里。他告诉厨师们,今晚来的不是米其林,只是一个普通的客人而已。

厨师们都松了口气。莫关山把厨房交给副厨,躲进储藏室里。

他皱紧眉头,用毛巾反复擦脸颊,把脸颊擦得几乎要冒烟。

自己很固执,但贺天比他更甚。

贺天脖子上的血迹早就干了。他一直坐在车里等着,耐心地把打进来的电话一个个挂掉。


TBC

评论 ( 2 )
热度 ( 41 )

© 酒泡叽酿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