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omehow Gaddicted

2016年8月17日 12:00—24:00

【接三叔今年817的杠铃般的笑声】
文:Sir.Altoria

上完大号,我把手机塞进裤袋里,反手摸到马桶顶端准备按下冲水键。结果我的手从左扫到右,蹭了满手灰尘,却迟迟没找到冲水键!

不会吧!我连裤子都顾不上提,连忙起身查看。

马桶顶上真的一个按键都没有!连侧面也没有!我擦好屁股,想把马桶顶部的陶瓷盖子搬起来看看里面的抽水装置,结果那个马桶是一体的,顶部连条缝都没有!

应该不是红外线感应,我找不到在墙壁上的感应器。难道是声控马桶?我拍掌又跺脚,还嚎了一嗓子,马桶纹丝不动。

我绝望地想,该不会是光敏马桶吧?

我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男生,普通地来到我大姨妈的表姐家里玩,普通地借了她家厕所用。可是为甚!这种事会发生在我身上!

我明白天降大任于斯人的道理,所以我把马桶盖放下,把厕所门关紧,然后横跨过一整个院子去到井边打水。

打水的时候我听见一个大嗓门叫道:“咱们天真就是厉害!不愧是大学毕业的,有了理论指导干起活来鬼斧神工浑然天成……”“别嚷嚷!我们要珍惜现在来之不易的和平,知道吗?”

说普通话的外地人?我扭头看见隔壁院子中央站着一个胖子,旁边是一个个子更高、年轻一点的大叔,双手叉腰。

还好我大姨妈的表姐跟她老公去村委会里打牌了,一时半会回不来,我有足够的时间冲厕所。然而今天我的排遗有点多,一桶水下去只起到稀释作用。

我打第二桶水的时候,高个子大叔走到两家院子的围栏边问我:“你是这家的亲戚吗?看着挺面生啊。”

我没理他,有点吃力地把水提到井口边。

他又继续说:“你打这么多水,是要去冲厕所吗?”

我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他双手一摊:“哎呀,不光是你一家,周围这几家差不多都这样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他淡淡地解释道:“我今年刚搬到这里,对你家亲戚算是有点了解的。你说,她是不是性子有点急,脾气有时候不那么好?”

想起大姨妈的表姐的大嗓门,我点点头。可是这跟诡异的马桶有什么关系呢?

“她平时是很热衷于养鸡的,你也知道吧。可是村里对于每家每户养鸡数量都是有规定的,你数一数,不算上小鸡,是不是超过了22只?”

我拒绝道:“我还没冲完厕所。”“我相信你肯定半分钟不到就数完了,你试试?”

没人教过你不要轻易相信陌生人吗?我15秒就数完了:“23只。”

“你看,就是多了这么一只的问题。鸡多,鸡屎就多。这几天下暴雨,地下水倒灌,把村里扔到下游的鸡屎冲进排污管里了。我们这几家的厕所就是这样给堵了,今天才发现。”

“可是我亲戚家的厕所好像没堵啊?”

“你亲戚家那个马桶啊,声控的嘛,她老公从日本背回来的,在村里逢人就讲,讲了三天呢。”

他见我一脸不信的表情,摆摆手道:“不信你去看看,一体化无缝设计,没有按钮的现代简约风格,你看我都能背了。”他压低声音,又补了一句:“她嗓门那么大,声控的东西那么敏感,能不坏吗。”

突然我的鼻尖上有一丝凉意。我抬头一看,天空灰灰的,开始下毛毛雨了。

“赶紧回家收衣服吧,小伙子。”

我得赶在雨下大之前回家把衣服收了。想到厕所里的惨况,我犹豫道:“可是……”

“没关系,我会帮你保密的,交给我吧。”他很像那么回事地对我眨了眨眼睛。

他睫毛好长!我回过神来,说:“拜拜。”

他对我摆摆手,转身朝远处另外一个正在喂鸡的男人叫道:“小哥,下雨了!回屋吧!”

我放心地回家了。

后记:
晚上睡觉前胖子夸道:“天真你那马桶改装得真是神不知鬼不觉,还把那小鬼给搞定了,组织表扬你!”吴邪向胖子炫耀:“你还说我膨胀!我平时那叫韬光养晦保存实力!”说着看了一眼毫无反应的张起灵,他正在用天花板催眠自己。

话音刚落,隔壁就传来大妈的尖叫和干呕声,堪比压到一堆惨叫鸡发出来的声音。

胖子赶紧关灯,吴邪把被子扯过头顶,张起灵闭上了眼睛。

得了,今晚又是个不眠之夜。

评论 ( 4 )
热度 ( 12 )

© 丘比特能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