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omehow Gaddicted

我想养条鱼,然后取名叫文州

文:Sir Altoria
喻黄/AU/校园paro/HE/一发完结

黄少天觉得有点烦。

不知从何时开始,黄少天发现,自己第一时间观察喻文州的反应,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。

而且他居然也希望获得喻文州第一时间的关注。

他不禁质问自己:你是喻文州的什么人,有资格这样要求他?

明明队长对他是一如既往的好:在他上课快睡着的时候会叫醒他,在群聊的时候用一大堆文字泡刷走了队长的信息队长也只是回“^_^”,每次和他打招呼的时候会笑着叫他“少天”……

难道这样还不够吗?

黄少天更惊讶地发现,他内心深处的答案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,他在渴求喻文州对他更多的关注。

黄少天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烦。他需要一个倾诉对象。

黄少天在脑子里迅速筛选了一遍。虽然喻文州会耐心地解答,也会提出有用的建议,但是自己对他的那些小心思是万万不能让他知道的!所以第一个就要pass掉。郑轩那家伙只会觉得压力山大,顺便也让别人觉得压力山大。嗯,pass。

最后他选择了离他最近的张佳乐:“乐乐,如果有很多话想说又不能被别人知道,我该怎么做?”

张佳乐看着整个身子趴在他课桌上,眼神却不断往外飘的黄少天,又看着黄少天背后不远处的喻文州,心下了然:“那你就把脸伸进魏琛的臭袜子堆里呗,涤荡你的心灵。”

“卧槽,莫非你试过?”黄少天没有找到喻文州的身影,又没有得到有用的建议,连反击的话都少了。

“我没试过,只是推荐你试试。”张佳乐有点看不过消沉的黄少天,“要不然你对着录音机说吧,说完了就听,听到你不想听为止。”

“啊啊啊这么重要的事情录进录音机里怎么可能安全!万一被人听到就死定了!绝对不行!不行不行!”一想到这种后果,黄少天觉得头都要炸了。

正当黄少天抱着校服外套趴在桌上纠结时,他听见喻文州轻声问他:“少天,怎么了?不舒服?”

黄少天把头一转,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就坐到他旁边的喻文州。

心下一惊,黄少天急忙把脸埋进校服外套里,只露出一只眼睛看着喻文州。

“没有啊,我没事。”黄少天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一点。

黄少天希望自己不会脸红,或者脸红了不会被喻文州发现。“喻文州怎么还不走开啊啊啊啊啊啊!”黄少天在心里泪流满面地挠墙。

“是吗,我看看。”

下一秒,喻文州的手就贴上了黄少天的额头。

“!”黄少天被吓得紧闭了一下眼睛,再缓缓睁开。喻文州觉得黄少天像个动物宝宝,眼睛睁得大大地看着人。

对方的体温从相贴的地方传出来,温柔地在两人心里烙了个印子。

黄少天知道向谁倾诉他心里的小秘密了。他想养条鱼,然后取名叫文州。

拿定了主意,黄少天“噌”的一下坐起来:“文州!我刚刚在想,我周末要去花鸟鱼虫市场逛逛,你去吗?”

喻文州收回手,慢慢攥紧:“少天想我去?”

“嗯!”黄少天用力点头。

喻文州笑起来:“好啊,那周末一起去。”

到了周末,两人从地铁口出来找到花鸟鱼虫批发市场的门口,都出了一身汗。

黄少天用一边手背擦着额头的汗一边吐槽道:“没想到这个市场竟然在芳村,好远啊!”

喻文州站在黄少天旁边盯着他说:“这地方很大,跟紧点,不要迷路了。”

“跟你走我不怕迷路。”黄少天有种莫名的安心。

“那走吧。”喻文州自然地用手环住黄少天的肩膀,“人很多,怕你被挤走。”

“喂喂我是那种弱不禁风的男子吗?要挤也是我挤别人啊。”黄少天嘴上抗议着,却没有把喻文州的手弄下来。

怎么办,心跳越来越快了,比刚刚一起搭地铁的时候还快。

问了路人之后,黄少天把喻文州带到鱼类专区。

据说这个是G市最大的花鸟鱼虫批发市场,过来一看,果然没错。

这一条长长的过道两边全是卖鱼的。有把鱼装在盛了水的箱子里放在地上卖的,有把鱼装在玻璃箱里卖的,有把鱼装进塑料袋里摆在架子上卖的。

颜色鲜艳外貌奇特的鱼一大团地游来游去,让人眼花缭乱又移不开眼。

黄少天拖着喻文州的手东逛西逛,看到特别的鱼还叫喻文州帮他照相,或者叫路人帮自己和喻文州拍合照。喻文州拿着两人的东西,跟黄少天一起走走停停,每隔一段时间就让他喝水。

顺着小路一拐,他们走进了一家有空调的店。这家店没有把鱼摆在外面卖,所有的鱼都在玻璃箱里。

黄少天只买一条鱼。他得选一条看起来跟喻文州一样顺眼的鱼,不然他对着一条奇形怪状的鱼叫文州很难不笑成傻逼。

这家店的鱼大小刚好适中,黄少天一边叹空调一边细细比较起来:啧,这种鱼又凶又蠢,你以为你牙齿地包天人家就怕你啊。
老兄你身上的斑点也太多了点吧,真是辣眼睛。
为什么这种鱼是长方形的?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吗?如果有,就两个。

这家店正中间有一大缸神仙鱼,每条鱼只有一元纸币的一半大,整体呈三角形,粉色的鱼身圆圆鼓鼓的,大大的鱼鳍和鱼尾都是透明的。黄少天觉得这是一缸会动的粉色棉花糖,或者是调皮的粉红色云朵。

他想跟喻文州说,却发现身旁没人。他看了看身后,也没人。

那团棉花糖刚好都游到了鱼缸的另一边。在粉色的空隙里,有一双黑色的眼睛正看着他。

那目光穿过流动的粉红色海洋,就像灯塔的灯引导他的视线,直直照进他心底里。

喻文州的脸在来来往往的粉红云朵中若隐若现,带着他的心跳起起伏伏。

几块粉红色云朵飘过,喻文州的唇无声地动了动。

“我喜欢你”。

黄少天看清了。

他觉得自己在鱼缸里,跟着那些粉红色棉花糖一起恍恍惚惚。

然后他听到自己的声音说:“我也是”。

最终黄少天没能养条鱼,然后取名叫文州。

但是他有一个男朋友,名字叫喻文州。

END

评论 ( 4 )
热度 ( 20 )

© 丘比特能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