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omehow Gaddicted

寻路

19天/贺红/AU



01

 

莫关山专心盖好调味品的盖子,拧了拧酱油瓶盖,走到另一个水池里干净手,关上了厨房的灯和门。厨房里没人了。此刻填满这个空间的,只有灶台反射的冷光。

 

经过十五分钟的骑行,莫关山走进一栋居民楼,上了四楼。这个小区的年纪比他大一点,在市中心一个安静的街区里。车道最多只有两条,路旁的树可以遮荫。洗漱过后,莫关山躺在床上。今天的工作量跟往常一样,他却懒得去动房间角落的沙袋了。

 

过几天他就要去医院做年度例行的全身体检。就跟轮班一样,他和同事也是轮流去检查的。不同于一些人体检前的忐忑,他的同事对那间医院交口称赞,甚至有点遗憾不能待久一点。那间医院里的饭菜是出了名的好吃,可以让人暂时忘却体检报告单上一些不尽人意的指标。除了同时经历了肛检和胃镜的几个哥们,其他人都有点乐不思蜀。

 

莫关山年年都有健康审核,今年是第一次去那间医院体检。他倒不担心自己的体重什么的。工作之余,他的时间平均分成三份:睡觉,吃和健身。业内大佬的身上都有一些共同的特质:自信,或者快乐,壮硕的身材。尽管内心知道最后一项是无法避免的事情,莫关山为了成为那个例外,在保持身形上还是挥洒了不少汗水的。今年他就重点检查一下胃。三餐之间,他永远处于一种饥饿状态中,需要四处搜刮零食填肚子。当厨师的其中一个好处就是可以有效缓解这种饥饿感。

 

现在他百无聊赖地躺在单人间的病床上,连这样一个好处也被剥夺了。因为检查的缘故,他天黑之后就没有吃过任何食物。被告知明早才能吃东西后,他陷入一种莫名的焦躁当中。他控制不住自己回想藏在家中的零食和自己正在炒菜的场景,可是都于事无补。

 

检查完一通再躺到床上已经接近半夜。莫关山盯着没有水的杯子想,就算在医院里抢救起来很方便,但他可不想因为饿到胃穿孔而被推进急救室。

 

一有了这个想法,身体里所剩不多的葡萄糖立即燃烧起来。他“噌”的一下跳到地上,摸黑去医院的配餐室。正如他不愿意承认的那样,配餐室干净得和他自己经手的一样。

 

至少留一粒米也好啊!

 

他非常失望地往回走,心想,如果他是医院的厨师,他一定要在医院里的人感受到食物的力量,让人扶着墙进来扶着墙出去。

 

身体仿佛被掏空的莫关山没有察觉眼前站着一个人,一脚踩上了才猛然清醒。那人杵在走廊的正中间,好像堵塞血管的硬块。一身深色西装加黑皮鞋,完美地融入了昏暗的过道里。

 

借着远处传来的灯光,莫关山看清那人的面容,惊讶得连道歉都忘记了:“卧槽……居、居然是你!”

 

久别重逢既可以是一种必然的结局,也可以是一个未知的开头。

 

“我也没想到。”贺天上下扫视了一遍他,低头说道:“把脚拿开。”

 

“啊!抱歉!”莫关山这才想起,连忙松开脚后退几步。

 

“这么多年不见,还是这么蠢。”贺天嘲讽的语气让人火大。

 

莫关山顺着贺天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脚,因为太饿了,连拖鞋穿反了都没注意到。

 

这些年下来,莫关山一直在学着控制自己的脾气。他把就要冲口而出的“关你屁事!”吞回肚子里,但肚子好像更饿了。

 

贺天旁边有一个果篮,里面全是火龙果。莫关山一直盯着贺天和水果,原本准备走的脚步怎么也迈不开。他就站在那里试图营造一种氛围。

 

贺天接了个电话:“喂,我说过了,不用给我送东西来。你把……”他瞄了眼莫关山,改口道“你把下周日程发过来吧。”

 

秘书犹豫道:“可是,贺总……”

 

“就这样吧,我自己回去。”贺天挂断电话。

 

贺天果然还是个不好惹的人。莫关山有点后悔让贺天注意到自己了,并且觉得在这里愣了那么久的自己是个白痴。

 

他刚动了动脚,就听到贺天开口道:“你的表情真白痴。”

 

他气得想拿拖鞋抽贺天的脸,就看到贺天从篮子里掏出了一个火龙果递过来:“这些都给你。”

 

天大地大,吃饭最大。虽然有点不好意思,莫关山立刻接住火龙果,“谢谢谢谢!”

 

他从病号服的口袋里掏出一把瑞士军刀,把火龙果的皮划开,大口大口地啃了起来。不一会红发就攒了一堆果皮。

 

旁边的贺天“啧”了一声,问道:“你多久没吃饭了?”

 

莫关山吞了一点果肉才说:“很久!”过了一会又补充道:“谢谢你。”

 

“怎么谢我?”

 

莫关山没想到贺天问得这么一本正经,他用刀划了两下,把果皮弄开,递给贺天:“你要吃我就帮你剥皮。”

 

贺天看着紫红色的果肉说:“我不想弄脏手。”

 

贺天跟莫关山互瞪了一会,红发吸了口气又缓缓呼出,任命般地用刀尖把果肉切成块再递给贺天。

 

贺天张大嘴:“啊……”

 

“你就不怕我手滑?”莫关山把刀刃亮出来,又塞回去。

 

贺天的舌头在嘴里晃了晃:“啊……”

 

莫关山一边唾弃自己一边喂贺天。

 

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,把整篮火龙果清空了。莫关山偷偷摸摸地找垃圾桶扔垃圾,又偷偷摸摸地走回来。贺天问道:“你躲什么?”

 

“嘘!这里的护士很凶的!”莫关山压低声音说。

 

贺天举着不知道从哪来的榴莲,抬眼看着他:“你不是要谢我吗?正好帮我削皮吧。”

 

可恶!莫关山把手里捏着的瑞士刀扔过去:“刀给你!慢慢削!”

 

贺天一把接住刀,道:“你就用这个来谢我?”

 

“少废话,用完要还的!”

 

“你怎么在这?身体不舒服?”

 

“体检而已。”

 

“你赶时间吗?我们聊聊。”

 

来了!莫关山暗叫糟糕。他最怕贺天一副语重心长的教导主任口吻。“不了,我明天一早就要检查,先回去睡觉。”

 

莫关山说着就走进了贺天斜前方的病房。

 

贺天看着关上的门,想起莫关山的牙齿缝都是紫红色的果汁,还弄了几滴在病号服上。

 

不知道是不是沾了果汁,那个人嘴唇颜色红红的,一如当年的柔软。

 

贺天摸了摸嘴唇,仔细研究起手里的小刀。

 

莫关山回到房里,松了口气。自己紧张个屁啊,烦死了。他擦干汗后按下了床头边的一个按钮。他叫护士来帮他在睡前测量脉搏和体温。

 

等了一会,护士没来。莫关山下床刚打开房门,贺天就贴在门前。“哇啊啊啊啊啊!”莫关山向后跳了一大步。

 

“你没事吧?”贺天眉毛皱了起来。红发进病房不久后,门上圆形的小红灯就开始一明一灭,顿时很不安。

 

“没有啊!怎么了?被护士发现啦?”

 

贺天神色缓和下来,“我以为你吃下去的火龙果有问题。”

 

“哦,放心,我没事,你的火龙果挺好吃的。”“借过一下,”一个护士试图挤进病房,“可以做检查了吗?”

 

“对。”红发连忙让路,对贺天挥挥手:“晚安啦。”

 

“嗯,晚安。”贺天看着护士关上门,转身走了几步,心下一动,又迅速转回来,把耳朵贴到病房门上听里面的动静。

 

因为这里是单间病房,所以隔音效果比较好,贺天听不真切。护士和莫关山交谈了几句,不知他说了什么,护士哈哈大笑。

 

就在贺天还在思索莫关山跟护士说了什么的时候,病房门“唰”的被打开了,还好贺天反应够快,才没有被护士撞上。护士临走前奇怪地看了一眼贺天,贺天毫不在意。

 

过了一会,病房的灯关了,贺天才离开。

 

莫关山躺在床上。他的手机号是换了一个,但是贺天的手机号一直没变。应该是他妈妈把他的新手机号给了贺天。现在里面已经堆积了无数的未接来电和短信。啧,贺天这家伙。

 

护士和他的对话又在耳边响起:

 

“咦?你脉搏和心跳有点快啊。”

 

“不会吧?”红发刚刚吃了顿饱的,算是违反了体检规定,心虚得很。

 

护士口气戏谑:“哎哟,难道你刚刚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?”

 

红发马上反驳:“没有!”

 

护士凑近他八卦道:“门口那个帅哥是谁啊?如果他没女朋友的话给姐介绍介绍呗。”莫关山只说是以前的同学,好久没见过了。

 

“可是我看你们聊得很开心嘛,果然是在聊什么色色的话题吧?”

 

“滚滚滚!”

 

护士看莫关山脸都憋红了,哈哈大笑。

 

第二天上午检查的时候,护士把检查用的液体送进胃里再吸出来。明明昨晚没吃什么东西,里面居然有很多小黑点。护士奇怪道:“这是什么啊?”,又招呼其他护士来围观,“哎你们来看看这是什么?”

 

莫关山清楚那是火龙果籽,默不作声。结果因为他不出声,检查完后护士给他喂了比其他人都多好多的钡餐。一直到晚上睡着前,莫关山都没再饿过。

 

贺天已经走了。

 

“结果出来了,”护士扬了扬手中的单子,“你的胃没问题!就是胃酸有点多,导致消化速度比常人快。”

 

“怪不得我总是觉得肚子饿!”莫关山终于可以放心地囤好多零食再把它们吃掉了。

 

护士姐姐抒发了一通羡慕他吃不胖的体质之后,把手里一直拿着的小黑盒子递给他。

 

“这是什么?”莫关山问道。护士说:“这是昨晚那个帅哥叫我交给你的,他说还给你的东西在这里面。”

 

莫关山回到家才把盒子打开。没想到里面是一把新的瑞士军刀,银光闪闪,和他之前用的那把红色刀柄的很不同。红发把刀下面的隔层拿出来,看看自己的刀会不会在底下,结果发现了一张字条,上面明晃晃写着“贺天”和一串数字。这家伙,每天往他手机里打一次电话还不够吗?!

 

红发“啧”了一声,把东西依次放回盒子里再扔到鞋柜上。他把脚搭在茶几上,想着怎样才能把刀要回来。这几年说不想贺天是不可能的,但是跟他见面说不定会有麻烦。可是他的小刀又必须要回来。

 

莫关山烦躁地跺脚,脚后跟砸在茶几上发出“砰砰”的响声。

 

 

TBC


评论 ( 6 )
热度 ( 47 )

© Sir-Altoria | Powered by LOFTER